财经

  • 歲月不曾眷顧誰

    高考成績下來之後,陸可薇望著窗外的刺桐發呆,刺桐花成串地掛在嫩綠的枝葉上,在陽光下光輝燦爛。溫南來找她,是下午三點的時候,可是她卻沒勇氣見他,整個人躲進被子裡,發出低沉壓抑的嗚

  • 什麼才是優質的婚姻?

    1我和秦先生認識5年,結婚3年,我倆有很多一致的地方:比如都不喜歡商場裡憋悶的空氣,受不瞭售貨員的亦步亦趨;同樣脆弱的腸胃對海鮮自助、高級日料等“大餐”

  • 陌小莫,誰帶你去流浪

    一、陌小莫(1)程南星氣喘籲籲的來找我的時候,我正和顧景安在村頭小河裡摸魚。他滿臉通紅的咽瞭咽口水說,三兒,***死瞭。我手中的魚撲通一聲掉入水中,濺起一串浪花。***才死瞭。

  • 飄落在夏天的愛情花蒂

    我一直記得老胡第一次把絲絲帶到我面前的情形,正是晚春的中午,陽光不安分地透過嬌嫩的樹葉,照得街道上影影綽綽。絲絲很高興地用幾乎是蹦跳的步子走到我面前,喊瞭我一聲姐姐。老胡的妻子

  • 流水線上的愛情

    1高考落榜後的第二年,我來到南方某城,在工廠的流水線上做工。工廠設施不錯,管理也很規范。三餐有大食堂,居住有宿舍樓,休閑有活動室,生活用品有內設的便利店,東西比廠區外便宜一些,

  • 鎖在箱子裡的秘密

    她嫁給他的時候,隨身帶著一個小箱子,古色古香的,還上瞭一把古銅色模樣如小鋸的老鎖。從娘傢出來,上瞭婚車,然後到新房,她象寶貝似地將它抱在懷裡,她抱得有些吃力,看來箱子一定很沉。

艺术

  • 本人已死——完整版

    錯把一步踏空,誰知掉進糞坑!奮力掙紮無果,怎料壯烈犧牲!本人目前已死,現在身處地中!有事還望刻碑,無聊滾邊吹風!平時多燒紙錢,否則有求不應,看完誰敢不頂,今晚為你送終!

  • 愛或不愛,最後都要變老

    1那日清晨,朱培珊對著鏡子畫眉,眉筆連續斷瞭三次。當下心中便有不太吉祥的感覺。出門開車上班,一路極為小心。朱培珊在一間外資公司做會計,因為資歷夠深,平素一周才報到一次。若是逢著

  • 存愛在當下

    他偶爾一次出軌,她想到瞭離婚。他自知自己犯瞭大錯,連祈求都不敢說。而她,真的走到離婚那一刻,突然發現自己原來有這麼多不舍。她想起結婚這麼多年,每次生理期,他即便再忙,也不會讓她

  • 五月愛情

    一五月初遇見羅生。傍晚時才醒來。赤著腳在屋子裡走來走去,捧著一杯冰水站在陽臺上看天空。夏夜前兆,晚霞通紅,內心空洞。眼角瞟過住宅小區種植的黃金急雨,那種極香的金黃色花朵碎瞭一地

  • 那年的他和她

    似乎,冥冥中,自有緣由,註定瞭他和她,廝守終身。邂逅那年,他四歲,她七歲。他跟隨父親離開瞭傢鄉,居住在現今的院落。隔著車窗,他看到瞭她。她正在路邊玩跳房子,他眼睛一亮,嘴角洋溢

  • 他不愛天使

    1第一次見到陸放,是在魅惑幽暗的燈光下,他的白襯衫顯得那麼卓爾不群。今天他的身份,是室友漠漠的男朋友。她與他,好事初成,帶來與一幫姐妹聚餐。他俊眉朗目,嘴角帶著若有若無勾人心魄

奇幻片

  • 甜蜜傷口

    她,簡簡單單,愛幻想,每天幻想著自己的另一半會以什麼方式出現在自己的面前,會不會以小說的男主角一樣出現在自己的面前,談個轟轟烈烈的愛情,跟自己愛的人過完這輩子,那是最幸福的事情

  • 一直很安靜的愛

    一千年前,就已經註定這樣的愛情,一之白色狐貍和一朵蒼蘭花的結局,當狐貍第一次見到那朵純潔的蒼蘭花時,就已經下決心,他一定要好好愛護這朵花。那時,他總是常常偷偷的看她,每次見到她

  • 三句英語的故事

    有一對老夫妻,男的叫老吳。老吳跟他老伴結婚40年,為瞭慶祝他們的結婚紀念日,兒子給他們報瞭一個旅行團,去美國玩。老吳很興奮,每天都在練英語,老伴埋汰他,練瞭兩個星期,就隻學瞭三

  • 請說你愛我

    女人在等男人回傢。女人做瞭男人愛吃的菜,她想這是她最後一次為男人做飯瞭。本來就不善言辭的男人在結婚後更加木訥。女人燒瞭拿手的菜問男人好吃嗎?男人說挺好的。女人買瞭一套漂亮的衣服

  • 阿妹的愛情

    她沒有名字,我們都叫她阿妹。在她十歲那年,醫生就說她活不滿二十歲,她智障,行為遲鈍,而且老化迅速。她與我同齡,是我丈夫的一個遠房親戚,一聽說有人結婚,她就會急急忙忙跑過去。她是

  • 我們註定要錯過一場春雨

    曹軒正坐在電腦前聊天,突然她的手機響瞭,她收到瞭林峰發來的短信。“嘿?你不是應該找我妹妹嗎?”當我打開它時,是林峰想請她吃飯。我想向她尋求幫助。我請她下

动作片

  • 幸福的發卡滿滿的愛

    安七七在踏進尹瑞高中時就開始住校,今年她已高三。最近女生宿舍來瞭個收廢品的阿姨,她經常坐在臺階上。每當安七七和韓小朵路過她身邊時,大媽都要用那地道的方言問上一句:姑娘,有瓶子嗎

  • 童真趣事

    三歲女兒隨我在屋後樹下和鄰居們一起乘涼,談論起現在孩子上網問題,女兒聽得及其認真,正在興頭上,小女突然舉起小手指著樹與屋子間的蜘蛛網問“媽媽,蜘蛛在網上蕩秋千,我們

  • 沒有一座城可以讓愛停留

    原來,不是不能相見,隻是他並不想再見我。原來,把偷情幻想成愛情的隻是我……我與木白,從相遇到別離,隻不過一夜的糾纏,但愛情,卻像一場在黑夜怒放的煙花

  • 足夠幸福

    那夜風之中,誰年輕的臉,為誰,倔強得有一些瘋狂,瘋狂到落寞瞭,傷瞭,我都知道,你的眼神沒有聲音和形體,卻有忽然暗淡下去的光和太冰涼瞭的溫度,誰的背影,為誰,又哀傷瞭一地月光,誰

  • 我是你的手啊

    多年未見的大學同學,在班長組織下辦瞭一個聚餐會,他和她一同赴宴。席間,有一道大閘蟹,是她最愛吃的東西。不一會兒,她就揀瞭幾隻放在盤裡。她看著他,沒有自己動手,那意思很明顯:你幫

  • 有些東西永遠不老

    嶽父認為今生最重要的責任,就是扛起妻子所有的煩憂。嶽父個性剛毅嚴肅,直到7年前嶽母的腎臟發現問題、必須開始洗腎後,我才瞭解到在他那不茍言笑的面容之下,竟藏著一顆拙於言語卻柔軟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