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後的相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4
  • 来源:成人电影免费在线观看_成人电影无码日本_成人电影在线看

  正是如花的年齡,馮雪妮卻萬念俱灰,一心在選擇一個最好的死法。半個月前,她被確診為惡性淋巴癌,已經到瞭晚期,最多隻能活三個月,而且,她還同時患有間歇性妄想癥。偏偏雪上加霜,未婚的白馬王子也另覓新歡,一腳踢開瞭她。為瞭免受精神和肉體的極度痛苦,姑娘想趁早結束自己的生命。
  這天,馮雪妮留下遺書,瞞著父母出走,爬上瞭一個叫鷹嘴崖的地方。鷹嘴崖地勢險峻,刀削般的絕壁下,是深不見底的天坑。那裡雖是個很刺激的遊覽景點,卻也留過輕生者的足跡。馮雪妮獨自徘徊瞭一陣後,趁著遊客稀少,悄悄繞過護欄,踏到瞭狀似“鯽魚背”的懸崖邊緣上。從這裡隻要跨前半步雙眼一閉,就可一瞭百瞭。
  節骨眼兒上,馮雪妮卻被一個陌生人拽回瞭頭。這是個長得清瘦斯文的帥小夥子,他氣喘籲籲道:“你這樣做,豈不太傻瞭?”見姑娘不為所動,小夥子幹脆叫瞭一聲她的名字,接著說:“我也活不瞭幾個月啦,你就跟我學學吧!”聽對方這麼一說,馮雪妮不由抬起頭來,看著他一愣:“是你?孔立成……”
  原來,馮雪妮認出來瞭,前些時去醫院,自己曾遇上這個叫孔立成的小夥子。他患的是晚期腸癌,那天在藥房的窗口前,他們互相拿錯瞭病歷,是孔立成發現之後主動找到自己調換的,還說瞭許多抱歉的話。
  孔立成今年28歲,老傢在西部的大山溝裡,自幼沒有父母和兄弟姐妹,來本市的一傢私營企業打工已有五年。他被確診為晚期腸癌後,老板隻甩給幾百元錢,讓他“愛去哪去哪”,多年的女友也關上大門不讓進,讓他“愛找誰找誰去”。這些日子雖然很落魄,但他還是想用最後的時光盡興玩一玩,好好散散心,不巧剛才碰上瞭想尋短見的馮雪妮。在談完瞭各自的景況後,孔立成又繼續開導馮雪妮說:“你看看我,現在這個樣子,我都比你想得開。哪怕隻剩一天,不活白不活呀!”
  從此,馮雪妮把孔立成當成瞭知音,他們經常相聚在一起。不知不覺間,兩人都已難分難舍瞭。終於有一天,馮雪妮鼓起瞭勇氣,說:“立成,我們結婚吧,結瞭婚,我們好天天作伴,死也死在一起。”孔立成當然非常高興:“雪妮,其實我早就這麼想瞭。你看許多癌癥病人,他們不但照樣結瞭婚,而且過得很幸福,有的還生瞭孩子呢!”
  馮雪妮的父母年老體衰,自從女兒得瞭絕癥後,已是淒苦至極,恨不能掏心割肺去抵換,見有這事兒,自然是莫大的欣慰。日子都按天算瞭,還能再耽擱嗎?於是,很快就操辦起來,領回瞭大紅的結婚證。雪妮本是獨生女,父母早為她攢瞭一大筆錢,婚房和傢具又是現成的,一切非常順當。
  婚禮上,雪妮的傢人雖然都心照不宣,但仍按照當地的風俗,特地準備瞭一條嶄新的紅佈帶,讓新郎和新娘各執一端,牽入瞭洞房。花燭之夜,雪妮久久地捧著那條紅佈帶,忍不住哭瞭:“立成,這條紅佈帶,已經把你和我連在一起瞭,你會一直對我好嗎?”孔立成輕輕抹去她的淚水,說:“雪妮,我和你不求同生,隻求同死!無論在哪個世界,我們都不會分開!”
  婚後,夫妻兩人的感情非常好,但是癌魔無情,卻更加瘋狂地折磨他們。雪妮的身體越來越虛弱,那不時襲來的劇烈疼痛,常常使她滿床打滾,什麼藥也止不住,有時還出現短暫的昏厥。每次這樣,立成總是淚流滿面,抱著妻子不肯松開,似乎在用自己的力量分擔著她的疼痛。然而,立成自己的病狀也差不多,疼得最厲害時,衰弱的身軀劇烈顫抖,腰彎得像隻大蝦。畢竟他是個男子漢,寧可將嘴裡的毛巾咬破瞭,也很少當著妻子的面哼叫一聲。每當病痛稍有平緩時,他就強打精神講些奇聞怪事,或是幽默風趣地說些笑話,變著法子逗雪妮開心。那些日子裡,馮雪妮常常望著孔立成,癡癡地一盯就是老半天,目光裡透出一種幸福而異樣的神情。
  這天風和日麗,兩人的病痛都稍稍平緩瞭些,掰指一算,結婚已經整整一個月瞭。馮雪妮說:“人傢的結婚紀念日,是按年來定的,而我們的結婚紀念日,隻能按月來定瞭。今天是個值得紀念的好日子,我們一塊兒出去走走吧?”孔立成說:“好啊,我們去哪兒呢?”馮雪妮想瞭想說:“就去鷹嘴崖吧。”
  “鷹嘴崖?”孔立成有點意外,“怎麼還要去那地方呀?”
  馮雪妮撅嘴嗔怪道:“你看你,這都不懂瞭?那裡是我們倆結緣的地方,也是我人生的一個起點,在那裡度過我們的結婚紀念日,才最有意義嘛。”
  好在也不遠,兩個人就互相撐著一塊兒去瞭。